用短期降本堵“伤口” 斗鱼直播还能撑下去么

  作者:张非凡

  去年7月,斗鱼、虎牙Hé并案因反垄断法而不了了之,无奈之下只好各寻“生路”。

  如今一年过去,斗鱼在不久Qián发Bù的2022年Q2财报中展现了近期情Kuàng:总营收18.33亿元,同比下降21.6%;净亏损为3880万元。经调整Non-GAAP净利润为2350万元,但这是2020年第四季Duó后,斗鱼连续第七个季度亏损。

  

  不过,利用短期降本,加强成本控制Yǔ投RùChǎn出Bǐ,让外界看到了斗鱼扭转Kuī损的趋势:因选择性Cài买赛事版权,让斗鱼的版权成本大幅降低,Q2季度的收入分成和NèiRóng成本同比下降27.2%,销售与营销费用同比下降43.2%,带宽方面成本同Bǐ下降11.2%,投资回报率回暖。

  虽暂时缓解,但短期降本犹如裹住伤口De纱布一般,只能止血,而无法掩盖斗鱼身上逐渐加深的“伤口”。

  

  伤之一:内容转型收益Nuó

  斗鱼创始人&CEO陈少杰,将斗鱼Píng台这两年的转型策略归纳为“以游戏为核心的多元化内容生态平台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所谓的选择性采买版权,实质是放弃了大部分重要赛事的版Quán,仅英雄联盟Jiù包括LPL、手游联赛WRL和MSI三项。CSGO版权在今年由B站拿下,Dota2、Xīng际争BàIIDěng版权仍在Hǔ牙一边。

  Mò有顶级Sài事的流量支撑,斗Yú将内容形TàiZhuàn向了成本相对较低的自制赛事和泛娱Yuè两方面,其数量据称多达90余款,比如成Wèi官方赛事的《王者荣耀大师赛S5》、活跃粉丝性质的《LOL队粉登峰赛》、面对高校的《2022青年精英赛》等,此类内容与传统赛事在目标用户层方MiànDǎ出Liǎo差Yì化,ShìDòu鱼平台不错的尝试方向。

  

  然而,通过自制赛事实现营收的情况目前未有先例,根据《2022亚洲电竞Xíng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全球电竞赛事营收绝大部分仍来源于赞助,但近两年以《英雄联盟》与《王者Róng耀》Wèi例,Jiē连爆出了战队亏损、赞助商退出、平台补助赛事费用不足等问题,斗鱼Yù通过自制赛事实现盈利,或为相关业务赋能,都需要一定的孵化时间和运营周期,在短期内很难立竿见影。

  

  伤之二:政Cè收紧

  与其它直播Píng台相同,斗Yú面临着政策愈Fā收紧下的生Cún困难。4月15Rì广电总局中宣部发Bù的《Tōng知》Zài次强调,网络影视剧、网络综艺、网络直播、短视频等各类网络视听节目均不得直播未Jīng主管部门批准的网络游戏,不得通过直播间等形式为各类平台的违规游戏内容进行引流。

  

  而游戏版号自今年4月恢复发Fàng后,就鲜有大型竞技类或现象级网手游能够冲击现有市Chǎng,腾讯网易Yě未能拿到任何版号,高热Duó直播仍围绕着《王者荣耀》《Yīng雄联盟》《CSGO》等老牌电竞产品,“青黄不接”会让直播内容的创新变得持续乏力。

  除了版号收紧,随着《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》出台,各大直播平台将严格落实网络实名制,禁止为未成年人提供各Lèi打赏服务。也禁止Wèi未满16周Suì的未成年人提供Wǎng络主播服务。

  以艾瑞咨询《2022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》Shù据报告为例,2022Zhōng国电竞用户有21%的用户群在21岁之下,各大报告也均没有进一步细化16岁以下的电竞用户画像,这一部分Yòng户的“流失”会对斗鱼平台主播孵化和平Tái变现Chǎn生多大的影响,目前不得而知。

  

  伤之三:存量竞争

  因大环境影响,电竞产业“越Guò峰值”已是必然,2022年《中国电子Jìng技产业报告》半年报显示我国上半年电子竞技产业收入为764.97亿元,同比下降10.12%;用户规模4.87亿人,同比Xià降0.41%。

  斗鱼方面,主播Shù量的流失成为了平台被用户诟病的最大因素,从《2021年游戏直播行业洞察报告》来看,斗鱼游戏主播数量从192.6万降至159.6万,减少17%。而斗鱼Q2Cái报也表明了2022年Q2直播服务ShōuRù为17.68亿元,同比下滑18.8%,反观竞争对手抖音、快手、B站Děng,在Zhǔ播资Yuán、版权资源、用户盘面均Bù断蚕食着斗鱼曾经打下的市场,Kào现有平台策略和激励计划,斗鱼很难留住为Píng台“造血”的主播资源,而整体转型又无法解决财政“燃眉之急”,斗鱼会在下半年交出怎么的成绩,着实令人担忧。

  Duǎn期降本的确是堵住“伤口”的奇Zhāo,Dàn也可能是割伤自己的“双Rèn剑”。